ag环亚官网下载

热线电话

028-87565100

地址:成都市金牛区蜀汉路1号

邮箱:jtzcb@traininginpowerblog.com

传真:028-87522222

两会专题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新闻中心 > 两会专题
省人大常委郝士权先生2015年人大议案--关于制定《四川省民间融资管理条例》的议案
来源:总裁办    发布时间:2015-02-02    点击次数:1691

近年来,四川的民间融资无论是机构数量还是业务数额均快速增长,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问题。仅以小贷公司为例,据201410月央行发布的《2014年三季度小额贷款公司统计数据报告》显示,截至20149月末,四川共有小额贷款公司335家,从业人员7183名,实收资本545.61亿元,贷款余额619.64亿元,处于全国中上游水平。然而长期以来,民间资金暗流涌动,既缺乏必要的引导和投资教育,又缺乏完善的法律法规环境、政府监管及行业自律,民间融资存在较大风险隐患。在四川民间融资发展过程中,涌现出大量的投资公司、理财公司、担保公司等民间融资中介机构,各家民间融资中介公司设立的目的和目标不尽一致,发展也良莠不齐,有的确实能满足不同主体与行业对资金融通的需求,有的只是以此为幌子获取非法利益的手段。由于长期以来对于民间借贷缺乏相关法规约束和政府主管部门监管,一旦事发,影响巨大,不仅严重损害了老百姓权益,也给政府公信力造成不良影响。

20147月份汇通实际控制人杨志刚因无力偿还巨额债务跑路后,四川民间金融大地震被引爆,上百家处于民间借贷链条上的担保公司、居间公司和借款公司暴露在危机中,数万名民间债权人面临本金无法兑付的困境,涉及民间资金达百亿元。201494日,位于民间金融街中小企业融资超市的理财公司联成鑫出事,由其撮合的民间借贷金额约2亿元;2014912日,内江聚鑫融资理财公司股东李某跳楼身亡,外界传死因与其公司陷入高额债务有关,其12个项目累计融资9000余万元;2014930日,四川财富联盟无法兑付本金,涉及金额超2亿元;2014108日,P2P平台铂利亚无法提现,随后老板失联,涉及金额7000余万元。

首先,汇通担保出事之所以会牵扯到其它与之并无直接关系的公司,是因为他们在集体上演一场庞氏骗局。简单而言,A公司以P2P模式虚构某个项目作为集资理由,承诺以2%的月息向社会不特定人群吸收存款,A公司将集资款项再以更高利息贷给B公司,B公司再借给C公司,这样循环下去,并未落到实体。其次,民间融资监督管理的法律基础欠缺。从全国层面上而言,缺乏对于民间融资的专门性立法;从四川省层面而言,缺乏对民间融资的专门条例,民间借贷在运作过程中存在诸多的法律问题没有得以明确,如合法的民间借贷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界定不清。第三,民间融资监管主体不明,致使多头监管和监管缺位问题较为突出。比如小额贷款公司和融资性担保公司由金融办监管,投资公司和中介机构归工商部门管理,而典当行由商务部门监管。由于工商部门、商务部门不是专业的民间金融监管部门,对投资公司、中介机构、典当行的监管往往显得力不从心,导致民间资金借贷市场混乱,政府只能被动地处理民间借贷违约事件,民间借贷风险难以得到有效控制。

虽然目前全国人大还没有专门的上位法,但是全国首部专门规范民间金融的地方性法规——《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已于20131122日经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相应的《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也于2014228日由温州市人民政府发布,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及实施细则从201431日起同步施行。这对于四川省设立自己的民间融资地方法规具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对拯救处于融贷危机之中的四川中小企业也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当务之急是出台行业监管法规,不妨借鉴温州经验,尽快制定《四川省民间融资管理条例》,做到有章可循、有法可依,促进民间融资行业的健康发展。其中,条例应该体现出以下内容:

一是创新融资机制,拓宽民企融资渠道。明确民间融资的定义及范围,允许企业自行进行两种定向私募融资:定向债券融资和定向集合资金,打通民间借贷、企业定向债券融资、定向集合资金三大民间融资通道,并使其合法化。《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规定,企业因生产经营需要,可以以非公开方式向合格投资者进行定向债券融资,融资后企业资产负债率不得高于70%。民间资金管理企业可以非公开方式向合格投资者募集定向集合资金,对特定的生产经营项目进行投资,募集的资金总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8倍,并应当由温州市行政区域内具备国家规定条件的金融机构托管。

二是加强融资监管,健全金融监管机制。明确民间融资监管主体为政府金融管理部门(如政府金融办),明确范围和职责,赋予必要的执法权,加大监管力度,坚决查处以任何形式的超范围经营,违规吸储放贷,以及对现有法律法规的严格执行。明确民间融资监管组织体系,由政府、金融监管和司法部门形成合力,引导民间融资规范发展。建立民间融资服务、监管和风险监测、处置机制以及与驻四川的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派出机构的沟通协调机制,建立严格的监测通报系统和信息披露制度,将借贷风险控制在可控范围内。同时加大事前监管防范力度,加大民间金融主体违法违约成本。对于违法开展资金池、非法集资业务、自保自筹业务(以控股或参股担保公司为理财产品或筹资项目进行担保)、融资资金投向与项目不符(包括虚设公司、项目进行融资)的企业,一经发现,立即通报并责成有关部门叫停其所有金融业务,停业整顿并追究公司、相关人员的行政、刑事责任,提高其违法违约成本以形成震慑。

三是明确利率原则,推行合同强制备案。明确民间借贷在利率、合同等方面的若干通行原则,规范和保护合法的民间借贷行为,积极培育和支持小额贷款公司等民间金融机构的发展。《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规定,民间借贷利率由借款人和出借人双方协商确定,但不得违反国家有关限制利率的规定。明确民间融资强制备案制度,涉及备案金额、备案提交时间和不予提交备案的法律后果。《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规定大额民间借贷要强制备案。单笔借款300万元以上、累计借款1000万元以上或涉及的出借人达到30人以上时,借款人应当自合同签订之日起15日内,向民间融资行业服务机构报备。

四是建立信用体系,开展民间信用评级。借贷双方信息不对称、不透明是导致民间借贷风险高发的主要因素之一,民间借贷危机一旦爆发,最终受害的是老百姓和实体经济。建立民间信用体系,对民间投融资理财机构进行信用评级,指定专业的民间融资行业服务机构为民间信用信息的采集、发布主体,将人行征信以外的信用信息、产品信息、集资借贷信息从源头上纳入该机构管理,在与人行征信信息共享的同时,帮助民间金融监管机构及时发现风险苗头,化解风险。温州市为此专门成立了民间融资行业服务机构——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集聚了民间融资中介服务、备案管理及监测体系等功能,对借贷中介的服务规范、工作效率、业务规则、风控、撮合率等情况每个月打分排等级。借、贷双方均可自主选择心仪的借贷中介。

五是规范担保机构,建立风险补偿机制。明确界定担保机构的经营方式、经营范围以及收费标准,避免出现超限经营的现象。各地政府金融管理部门要对担保业的发展作出规划,促进担保业规范化发展,加强对担保公司运营状况的外部审计,引入风险准备金制度,确保投资人资金安全。同时引导国有政策性金融机构建立中小企业贷款风险补偿机制。引导政策性银行、保险公司、政府扶持基金,多方探索中小企业贷款风险基金、风险补偿金、风险准备金、贷款保险等机制,切实降低中小企业融资成本。

六是加强行业自律,开展融资宣传教育。在加强民间金融服务行业自律管理上,政府主管部门应赋予更为专业、更了解民间金融企业的行业组织(如小贷协会、担保协会、投融资商会等)必要的自律管理权限,代政府行使自律监管职能。行业组织可建立民间金融机构准入退出机制和独立的考核评价机制,对本行业内成员的风控能力、履约情况、服务水平等进行综合考核评价,为投资人选择投资机构做出引导;还可建立民间金融风险提示预警机制,牵头开展清理整顿,建立黑名单和预警名单,并及时将名单上报民间金融监管机构,公布信息并引导投资人防范风险;而对于规范运作的民间金融主体,则由监管机构、行业组织会同银行等合作机构,通过保持合作、不盲目抽贷款等方式,给予这些公司生存和喘息空间,避免行业风险演变为金融危机。同时开展专项的、公益的宣传教育活动,加大公众对民间融资市场乱象和高利贷负面影响的认知和宣传,加强投资者教育,提高老百姓的辨识能力和风险防范意识,预防发生高息揽储、非法集资等引发的风险事件。

综上所述,建议省人大尽快制定《四川省民间融资管理条例》